首页 头条新闻 热点专题 综合要闻 日报 晚报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读书
《从三星堆到金沙》:揭开古蜀文明的神秘面纱
发布日期:2022-01-05 08:16
来源:新华网

 

  摘自《从三星堆到金沙──中华文明的惊世发现》,黄剑华著,中华书局2021年9月出版。 

  推荐理由:三星堆、金沙遗址是我国西南地区两处具有区域中心地位的古代都城遗址,是公元前16世纪至公元前7世纪世界青铜文明的重要代表,是原始社会末期至夏商周时期,生活在成都平原的古代先民遗留下来的文化堆积。它们的发现,为我们认识和研究已消逝的古蜀文明提供了独特的物证。本书以通俗易懂的文字,配以600多幅精美图片,对三星堆、金沙遗址作了较为详细的描述,全面、系统的探讨了神秘的古蜀文明。 

  古蜀历史由于缺少文字记载,一直云遮雾绕、扑朔迷离。在扬雄《蜀王本纪》和常璩《华阳国志》等汉晋时代的文献记载中,地处长江上游内陆盆地的古蜀国,曾有蚕丛、柏灌、鱼凫、杜宇、开明等王朝。但他们究竟是传说的人物还是确有其人?是人名还是氏族或部落的名称?他们所代表的各个朝代延续了多久?相互之间的兴衰更替又如何?古蜀时代的社会制度与生活情形又怎样?这些众多的疑问,为古蜀历史文化抹上了浓厚的神秘色彩,也给后人留下了种种想象与猜测。

  湮没的古蜀文明经历了漫长的历史岁月,到20世纪80年代,有了惊人的三星堆一号坑、二号坑考古发现之后,才终于撩开了神秘的面纱,露出了璀璨的真容。三星堆出土的青铜雕像群,铸造精美,形态各异,组成了一个千姿百态、栩栩如生的神秘群体;同时出土的还有青铜神树和众多的鸟、虎、龙、蛇与各种飞禽走兽青铜造像;还出土了金杖、金面罩、各种玉璋、铜尊、铜罍等大量精美文物,为解开神秘的古蜀历史文化之谜提供了一把极其重要的钥匙,真实地印证了文献古籍中的记载,证明传说中的古蜀王国并非子虚乌有。三星堆考古发现,充分揭示了古蜀文明的灿烂辉煌,告诉我们在商周时期甚至更早,成都平原就有着繁荣昌盛的古文化、古城和古国,说明岷江流域也是中华文明的重要发源地之一,拥有同中原和其他地域一样悠久而发达的历史文化。

  三星堆出土的青铜造像群与数量众多的珍贵文物,展现出了鲜明的地域特色,为我们了解殷商时期古蜀社会的祭祀活动、生活习俗、礼仪制度、经济文化以及古代蜀人的族属关系、精神观念、审美情趣等等提供了丰富翔实的资料。考古成果告诉我们,地处长江上游内陆盆地的古蜀国,在当时是一个独立发展的繁荣强盛的王国,无论在政治、经济、文化上都自成体系。但古代蜀人并不封闭,和黄河流域殷商王朝以及周边其他区域,在经济与文化上有着源远流长的交往和影响。古蜀文化与殷商文化的交往,可能有水、陆两途。一条是顺长江上下,可能是古代四川与中原地区往来联系的主要途径。另一条是北经汉中之地或通过陇蜀之间,也是古蜀与中原的重要交流途径。值得注意的是,古蜀与中原的文化交流是不丧失主体的交流。三星堆出土器物说明,古代蜀人在接受商文化影响的时候,以高超的青铜雕像造型艺术为代表的古蜀文化特色始终占据着主导地位。同时我们也应看到,古代蜀人不仅有极其丰富的想象力和创造力,而且具有极强的开放性和兼容性,并显示出强烈的开拓精神。古代蜀人与外界有着长期而积极的经济往来和文化交流,从而对古蜀文明的灿烂发展起到了重要的促进作用。正是由于三星堆古蜀文化与中原殷商文化各自所具有的鲜明特色,从而展现出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南北两个文化系统的绚丽多彩。并随着相互间的传播影响和交流融合,在中华文明发展史上谱写了青铜时代杰出而又辉煌的篇章。

  由于有了三星堆考古发现,使我们对绚丽多彩的古蜀文明终于有了真实深切的了解。但三星堆之后,古蜀文明的突然湮没,依然是个很大的谜。湮没之后古蜀文明的去向,给我们留下了有待破译的空白。学术界和世人都期待着新的考古发现,期望着有揭谜的一天。果然,在21世纪的第一年,又有了令人惊喜的成都金沙遗址考古新发现。

  2001年成都金沙遗址的考古发现,再次令举世瞩目,引起了海内外的广泛关注。我们知道,在成都平原上从事田野考古的文物工作者们,自20世纪中叶以来,为寻觅古蜀文明遗踪,曾付出了艰辛而勤奋的努力。经过长期不懈的探寻,他们相继发现了成都十二桥文化遗址、新津宝墩等八座早期古城遗址,并发现了成都商业街船棺和独木棺遗址等,为揭示古蜀先民的栖息迁移活动情形和古蜀文明的繁荣灿烂以及古蜀王朝的兴衰更替提供了丰富的实证。金沙遗址的重大考古发现更是意义深远,对揭示扑朔迷离的古蜀历史文化之谜显得尤其重要。继三星堆之后,金沙遗址让我们更清晰地看到了古蜀社会的真实面貌。金沙遗址出土文物不仅数量众多,而且有许多器物精美异常,有的更是首次发现,令人叹为观止。例如金器中的金面具、太阳神鸟金箔饰、金冠带、金箔蛙形饰、金喇叭形器、金盒等;玉器中的神面纹青玉长琮、兽面纹斧形玉器、玉人头像、玉剑鞘、玉璋、玉璧、玉戈、玉矛、玉剑、玉锛、玉凿、玉镯、玉贝、玉牌形器等;铜器中的小型青铜立人像、青铜立鸟、青铜牛头、青铜兽面、青铜三鸟纹有领璧形器、青铜眼形器等;石器中的石跪坐人像、石虎、石蛇、石斧形器等;此外还有大量的象牙,以及鹿角等等。这些出土文物具有极其珍贵的价值,尤其是它们所展现的生动别致的造型、精湛高超的制作工艺、绚丽多彩的文化内涵和浓郁的艺术魅力,为研究和了解古蜀文明增添了新的珍贵资料。

  金沙遗址的大面积考古发掘揭示,无论是整个区域占地面积的广阔,还是出土文物数量的庞大、种类的繁多以及精美的程度,都说明这里应是一处非同凡响的大遗址,是商周时期古代蜀人的重要聚居地。古代蜀人在成都平原上修筑城市和都邑,最初是从靠近岷山的西北边缘地带开始的,然后沿着岷江支流河道两岸台地逐渐向平原腹心地区推进。最初修筑的早期城市规模较小,后来不断扩展,到殷商时候的三星堆古城已蔚为壮观,商周时期的金沙遗址更是规模宏大。这不仅与先后选址筑城的地理条件有关,也与不同时期古蜀国或古蜀族人力和物力资源的强弱有较大的关系。

  让我们接近和仔细观赏三星堆与金沙遗址出土的众多精美文物,通过对它们风格特征与文化内涵的探析,解读湮没的古蜀故事,揭示古蜀历史的真相,去看看这些古蜀时代神奇而珍贵的遗存究竟告诉了我们什么。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