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钩沉
赵秉文与乐平县
□郝秦峰
发布日期:2021-09-14 08:09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昔阳县古称乐平,北部与平定县接壤。平定与昔阳山水相连,自然条件相近,经济文化交流频繁,有不少昔阳人在阳泉工作生活。历史上两地曾同属一郡(乐平郡),或同属一州(平定州)。金代大定二十二年(1182年),平定升为州治,领平定、乐平两县。二十八年之后的大安二年(1210年)初夏,赵秉文来平定州任刺史。赵秉文(1159-1232年),字周臣,号闲闲,磁州滏阳人,登大定二十五年(1185年)进士第,历仕五朝,官至六卿,被誉为“金士巨擘”。在平定期间为政宽简,风行文教,体恤民情,深受民众爱戴。虽然任职时间只有短短一年半左右,但对属县乐平也十分熟悉,并留有题咏诗文。赵秉文曾与乐平人杨云翼一同在朝为官,代掌文柄,友情深厚。两人都被尊为古州贤哲,历代设堂供奉,传为佳话。

  《涌云楼记》话昔阳

  涌云楼曾是古州平定的一处名胜,位于上城州署东北隅。大安二年重阳节,赵秉文与文人墨客雅集于此,写下了名篇《涌云楼记》。其中写道:“皋落之山,昔阳之泊,广阳之故道,井陉之故关,地古天荒,岩深树老,使人心折而骨悲,黯然有怀古之思”。其中的皋落山、昔阳泊均位于乐平县。广阳故道也在今昔阳县境内,是一处战略要地。想必闲闲公对这些地方都很熟悉,对相关历史也十分了解,因此才会生发出感慨和忧思。

  笔者当年试译《涌云楼记》时,不同版本中有“晋阳之泊”“首阳之泊”“昔阳之泊”的差异。光绪版《平定州志》和学者马振君整理的《赵秉文集》中都采用了“晋阳之泊”。就在踌躇迷茫之际,有幸通过微信群结识了李彦良老师。李老师出生于昔阳县东冶头村,作为《东冶头村志》副主编,负责“建制沿革”一章的撰写。她追根溯源、实地考察、多方求证,弄清楚了村名在千年历史中的演变。李老师肯定地告诉我,文中应当是“昔阳泊”。据《左传》记载:昭公十二年(公元前530年)秋,晋国向东扩张,向鲜虞国借道,得到准许后,乘机攻入肥国都城昔阳(今石家庄市藁城区附近)。灭肥国后将其国君绵皋掳到晋国所辖今东冶头村古城附近,建立肥子国。借故国地名,将城堡命名为“昔阳城”,前面的水泊称为“昔阳泊”。东冶头村是昔阳县名的发祥地。听了李老师的解释后,消除了疑难,文稿《赵秉文<涌云楼记>试译赏析》发表在《阳泉日报·漾泉周刊》上。行文至此,想到李老师已经在今年春天辞世,不禁生起感激和怀念。

  《静阳道中》赋新题

  赵秉文题咏乐平的诗篇,目前所知有《静阳道中》和《雏鹰》。两首诗收录于作者《闲闲老人滏水文集》中,而未见于《平定州志》《乐平县志》及《昔阳古诗集》。《静阳道中》是一首七言律诗,诗曰:

  路转山腰步步迷,高林浅水下回溪。荞花酿蜜蜂贪腹,柏叶储香麝养脐。不觉困来寻短梦,偶逢佳处入新题。何时更到园林寺,看遍峰峦处处低。

  静阳村位于昔阳县东五十里处,北邻东冶头村,松溪河在西南两面环绕,村东为灯笼山,昔九公路在村北穿越。《金史》“地理志”记载,金代的平定州有三个镇,分别为平定县的承天镇、东百井镇和乐平县的静(净)阳镇。光绪版《平定州志》在“與地·山川”中记载了乐平乡的园林寺:“在县(乡)南三十里南野头村,张鹤云有重修碑记”。“古寺园林”是乐平八景之一。县志记载,寺建山顶,秋夜多风。环寺二十余里田无霜灾。明代尚书乔宇有诗赞曰:“寒霜不入空门界,灵气常浮法相中”。

  那么,闲闲公此行的目的地是在哪里呢?是到昔阳故城访古,是往皋落古村游览,还是到诗中提到的园林寺登高呢?因为园林寺是在县城的南部(今大寨镇南冶头村),与县城东部的静阳还相距甚远。有兴趣的读者可以分析一下。

  峻岭崇冈,山路迂回,让第一次到此的诗人有“山重水复疑无路”的感觉。高处密林郁郁葱葱,山脚溪水清澈潺湲。田地里雪白的荞麦花开得正艳,吸引了蜂群前来采蜜。灵巧的香獐正在贪吃柏树的叶子,来年春天,它脐部的香腺囊中会生出名贵的香料——麝香。诗人感到有些困乏,于是寻一处阴凉小憩,竟恍恍惚惚身入梦境。不觉来到一处景致绝佳的所在,游览一番后正欲口占一首小诗,谁知却被山风吹醒。梦中的胜地会是早有耳闻的园林古寺吗?真想生出双翼到那里登高眺望,乐平的山山水水一定会尽收眼底吧。从这首诗中,我们仿佛能感受到作者乐观向上的人生态度,生活中注重“酿蜜储香”——陶冶身心,涵养德行,藏器待时,以实现人生价值。我们还可以看到当时乐平百姓种植的农作物——荞麦,以及山野中出没的野生动物——麝(香獐)。由此,这首诗歌也具有一定的史料价值。

  皋落奇峰得《雏鹰》

  《雏鹰》是一首五言古诗,在文集中紧随题咏平定名胜的《重午游冠山寺》《七夕与诸生游鹊山》之后排列。诗曰:

  皋落秋风暮,深崖得尔雏。他时万里翼,天末片云孤。何处三窟兔,古城千岁狐。伫翻壮士臂,飞血洒平芜。

  光绪版《平定州志》在“與地·山川”中记载了乐平乡的皋落山:“在乡东七十里皋落村,一名灵山。按,《左传》‘晋侯使太子申生伐东山皋落氏’即此地也。”有学者经考证后认为,东山皋落氏是赤狄种族的分支,当时晋国的势力未达晋中一带,此皋落氏应在垣曲。其被击败后往东部迁徙,到达今长治、昔阳等地。“皋落奇峰”也是乐平八景之一。乔宇有诗赞曰:“曾知胜迹钟灵气,可是奇形入化工”。

  离离暑云散,袅袅凉风起。一个天高云淡的秋日,赵秉文踏上了赴乐平考察的行程。到达皋落古村时,只见这里峰峦平地而起,像万担粮食堆成一样,在夕阳的映照下气象万千,令人赞叹。忽然,山脚下一只受伤的雏鹰映入眼帘。秉文让仆从将其收留,包扎伤口,给以饮食。不久雏鹰就恢复了活力,双目炯炯,羽翮振动。望着这只小生灵,诗人浮想联翩。有朝一日它定会奋翼青云,翱翔万里。如果壮士得其相助,那么即使诡谲的野兔、狡黠的灵狐都会无处遁形。诗中流露出作者对未来的展望,希望有朝一日能够施展才华,报效国家,铲除奸佞,惠济苍生。后来赵秉文在平定州刺史任上被调回朝中,累官至礼部尚书、资善大夫等职,挺身颓波,为世砥柱,实现了自己的夙愿。此外,皋落也是状元杨云翼曾经读书的地方,此前的明昌年间两人就曾同在翰林院任职。诗中也出现了“云”“翼”二字,是否有对杨云翼寄予厚望的涵义,读者可自行品味。

  杨赵名溪传佳话

  民国《昔阳县志》记载:“杨赵水,县东八十里脊岭后,源源混混下流数里,合石瓮水。又数里,悬崖间一窑名‘状元窑’。相传,金时杨云翼、赵秉文肄业于此。又北流合沾水。”杨赵河源出皋落南庄,长38公里,在静阳村南部注入松溪河,流域面积260平方公里。“杨赵名溪”为皋落八景之一。

  杨云翼(1170-1228年),字子美,昔阳县赵壁乡川口村人。自幼天资颖悟,金章宗明昌五年(1194年)年中状元,授官承务郎,应奉翰林文字。历仕金章宗、卫绍王、宣宗、哀宗四朝。曾任礼部尚书、吏部尚书、御史中丞等朝廷要职,深得历朝皇帝器重。平生著作颇丰,与赵秉文多有唱酬诗作,并合撰有《龟镜万年录》《君臣政要》等著作。杨云翼还为《闲闲老人滏水文集》作序。58岁去世后谥号“文献”,《金史》有传。

  赵秉文长杨云翼11岁。大安二年赵秉文来平定州任刺史时,杨云翼在朝中任礼部郎中,未见两人同时在平定州的记载。元好问《中州集》小传:“南渡后二十年,与礼部闲闲公代掌文柄,时人号‘杨赵’。而公以后辈自处,不敢当也”。

  杜维科先生编著的《昔阳民间故事》一书中有一篇“杨赵河和状元窑的传说”,生动有趣,现录其梗概以飨读者。传说在杨赵二人参加科考前的某一年,赵秉文来乐平访杨云翼。惺惺相惜间结伴到皋落白崖山下的石窑里隐居下来,共同攻读,研讨学问。一天两人正在河里洗衣裳时,一只金色凤鸟飞来落在河对岸土塄上的一棵油李树上。两人到近前时,凤鸟长鸣一声,直上云霄而去。看到树上有两个红油李,一个已经熟透,一个略带点生。云翼将熟透的让给秉文,两人分别品尝。深夜各入梦乡后,文曲星到来,对两人讲:“你俩吃了凤凰送来的仙果,定能金榜题名。秉文吃了熟果,会较早得中,云翼虽然略迟,但敬让有礼,当中状元。”两人惊醒后各说梦中所见,竟是完全一样,都深感怪异。后来两人相隔九年得中进士,云翼更是独占鳌头,高中状元,为升州不久的平定州增光添彩。于是,人们把这眼石窑称作状元窑,把那条河称作杨赵河,以纪念两位前贤。

  明代嘉靖年间皋落人赵敏有《杨赵河》诗,表达了对两位古州先贤的追忆和仰慕:

  养晦穷岩伊吕俦,苍生霖望岂能留。成粲已豫调羹诀,共榻偏饶卧治猷。文柄互持双学士,状元偕第一龙头。而今溪杵依然在,幸捣玄霜漱上流。

编辑:□郝秦峰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