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文苑
书店买书记
□张雨平
发布日期:2021-10-18 08:00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周汝昌先生的《红楼夺目红》,前前后后我购买了有七八本。从2003年出版发行到现在,时间跨度已有18年之久,也只是为了觅得一本正版的研红书,孰料第一次购买就遭遇盗版,才有后来的不断求购。

  那时有听广播的习惯,在一档文化类节目中,听到介绍周先生的新著《红楼夺目红》,即将由作家出版社出版时,我便在逛书店时,留心是否有该书。

  大概也是一个周末吧,我去书店转了一圈,在书架上的众书之中,看到《红楼夺目红》一书时,我的内心很是兴奋。我赶快抽出书,怕被别人“捷足先登”,因为我发现书架上仅有一本该书,要是别人拿了去,又不知道要等到何年何月。

  我没有犹豫,付款后就匆匆离去。拥有了一本心仪已久的书,准备回家后,好好读一下呢。

  《红楼夺目红》装帧设计,书如其名,红得喜庆,如洞房花烛,待你掀起它的盖头来。封面、封底皆洒金,封面中央,金色双线框内是红底白字,竖排五个繁体隶书“红楼夺目红”,书名两侧三幅描金人物图,一幅为宝玉手持一卷,低首向前,看起来若有所思,另两幅为黛玉葬花和湘云醉卧,类似囯画家戴敦邦风格,也不确信,另有两方印在左下右上空白处,分别为“脂雪轩”和“芹泥馆”,前者为阴刻,后者为阳刻,封面的两边红对联一样,各有一行诗:“何处池台夺目红,三篙柳翠樾堤风”,与封底的“楼中无限悲欢意,付与生花彩笔中”,构成一首完整的诗。封底是警幻仙姑引导神瑛侍者进入太虚幻境,像是清代画家改琦画风。

  欣喜之余,我准备静下心来细细品读此书,却不断地发现错误,屡屡中断阅读。先是作者简介中,“毕业于燕京大学”,印成“毕来于燕京大学”,如鲠在喉。如果是偶尔有个错误,那也可以原谅,可后边发现越来越多的错误,那种阅读体验,便差极了,有些沮丧。就拿《红楼联梦》一篇来说,“全不相涉”,错成“全不相小”,“五律”印成“五津”,“题曰”而“题日”,全书可说是漏字、别字俯拾皆是,相似字错用,以及莫名其妙的文字,我意识到这是遇到盗版书了,大概书的版面是扫描完成的,后期的校对又极其不严,才有这么多的错误,使人大为扫兴。

  继而在书的封面也发现一处错误,“三篙柳翠樾堤风”中的“三篙”,成了“三蒿”,前者是三根竹竿高的意思,后者呢,难道是三根蒿草吗?很是扎眼。再看书中的插图,都模糊不清或重影,如“女娲补天”“太虚幻境”“元妃省亲”“黛玉葬花”和“湘云醉卧”等,视觉效果很差,而这些图确实也是我在意的。

  我磕磕绊绊地粗读一遍,心中留有很大的遗憾,一本好书就这样被盗版糟蹋了,能看的只有封面和书中几张彩图了,也只有留心于将来,能购得一本正版。

  一晃多少年过去了,我去的那家私人书店和大多数书店一样,早已悄悄消失在读者的视野。如今,我买书多网购,相当方便,很少似当年,东跑西颠于闹市的街头巷尾逛书店了。

  其间我购买过《红楼梦》的研究著作也不少,而一想到遭遇盗版《红楼夺目红》,还是觉得遗憾。有一日忽然想在网上碰一下运气,兴许有这本书。果然在旧书网,经过搜索列出了好多,但店铺好似约好了,展示的书难以分辨真假,我的依据是封面诗中的“三篙”,如果是“三蒿”则是盗版,无奈书商明白我的心似的,偏偏不让你看清楚,照片要么模糊,要么反光,问客服,也说不清楚。我只好碰运气,一次购买多本,希望有一本是真的就行。但事与愿违,都是盗版。我不死心,心想总有一本是真的吧,终于在锲而不舍的邮购中,得一正版,最终还是凭封面的那个“三篙”,就这样前前后后,买了七八本,直至获得正版。

  书的品相不错,有九成新。在书的扉页正中,有三行字“甲申年(2004年)五月十日购于北京西单图书城”,还有一枚篆书印章“红卫藏书”,是一本二手书,书内的阅读痕迹几乎没有,大概买来就束之高阁了。

  其实在此之前,我已经买到了湖南文艺出版社出版的《红楼夺目红》(2018年出版),认真读过几遍,只是难忘作家出版社的这一版本,得到正版的那一刻,终于了结了18年来的一桩心事。

编辑:□张雨平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