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日报 晚报 金融 评论 文苑 交通 摄影 校园 小记者 看乡村 专版 市场
阳泉新闻网 >> 专栏
【往事随风】秋收冬藏
◆魏千楼
发布日期:2021-10-14 07:25
来源:阳泉晚报
分享到:

  寒露过后,气温骤降。看到批发大葱的商贩来到小区,就买了四五十斤搁到厨房窗台外。住在冬暖夏凉的楼房,白菜、土豆都没法储存。妻子想做点西红柿酱,觉得太麻烦,也就作罢。现在有大棚蔬菜,冬天照样鲜嫩,储藏确实没多大意义。在随吃随买的轻松里,却总是怀念儿时农村忙忙碌碌秋收冬藏的日子。

  那时最早收割的是谷子和粟,打好晒干,就给各家各户分下去。妈妈把几个台瓮洗擦干净,盛得满满的,再调了面糊抹在瓮口,盖上洋大灰纸(水泥包装袋)糊严实,再把边缘多余的剪掉,这样存几年都不会生虫。接下来就是往房檐上垛玉茭了。农民们把收获的玉茭在场垴上铺开、扎好,然后拉到有平房的人家,摆上梯子,把玉茭吊到房顶,再层层搭垛在房檐。玉茭要露天干燥一个冬天。

  白菜、萝卜、土豆、红薯分回来,就挑拣出好的放到地窖里。我家的地窖在村西的一堰地墙边,排着还有十几个,是邻居的。那是两米深的长方形土坑,上边间隔搭着几根木头,铺上厚厚的玉茭秸,再把翻出的土披上几层,一头留个能容得人出入的口子,土壁上挖几个脚踩的坑,洞口堵上一捆甘草,地窖就算完成了。这样储存的菜蔬能保鲜,什么时候吃,就下去拿一些。

  生产队分得最多的是倭瓜、南瓜、眉豆、西红柿。我们家南房冬天不生火,适宜储存瓜类。倭瓜一排排垒到窗台上,吃一个切一个。圆滚滚的南瓜堆到墙角,吃饺子时随时可取。眉豆要经过脱水后才能保存。弟弟妹妹们先在眉豆堆里把扁一些的挑出来,然后摘筋,妈妈和我用剪刀把眉豆剪成细条,爸爸把眉豆条摆在荆条编织的大扁篮里,挂到厨房灶火上方,干上几天后就收进笸箩里,这套工序要持续很长时间。西红柿做酱有点麻烦,那时没有罐头瓶,只能和村里保健站的赤脚医生打好关系,要几个输液用过的吊瓶,把西红柿剁成块,用油漏一点点灌进去,盖上后,在皮塞上插根空心针头,上锅蒸一会儿,拔出针头,就算是密封好了。

  香菜、辣椒、大蒜、大葱好保存。我们把绿绿的香菜和紫白的大蒜辫了几大串,吊到西房窗台外的钉子上。妈妈用麻线把红红的辣椒一针针穿起来,挂在窑墙上和厨房里。大葱要在院台晾晒几天,等到叶子干些,就挽成小捆,竖到窗台和墙根。做饭的时候,切点大葱,喷些大蒜,熟上辣椒,端锅的时候,再糅进一把干香菜,农家饭的味道就出来了。

  最重要的是腌咸菜和沤酸菜,这是农家饭里最常见、最耐吃的。腌咸菜最好的材料是芥根,要刮削清洗,倒进瓷罐里,再加水撒盐后放到院窗户台。吃撒子、面饭的时候,捞出几块,切成丝就可以吃。如果放点葱花,倒点醋和几滴香油调和更是满口香。沤酸菜的程序复杂些。摘菜切菜得几天时间,然后把菜篮挑到井台边,用水桶拽了水,就在旁边砂石凿成的方形池子里一遍遍“料菜”。沤菜要用小瓮,洒一层菜和盐,就用荆棘疙瘩摁一层。等到把菜摁得“瓷顶顶”的,再压块砂石,偶尔把熬好的清米汤浇进去点,慢慢地沤成紫黑色。炒菜时就拿筷子夹出一些。我们小时候感冒发烧,总是喝一匙酸菜浆水来清凉败火。白菜叶沤的酸菜最好吃,但小豆叶、黑豆叶、萝卜叶、芥菜都要分别沤起来,也能吃出不同味道。

  有时妈妈会用芥末、辣椒、生姜炝上一罐芥根丝,或者把白萝卜和胡萝卜切丝加盐腌进瓷盆。既是吃饭时的“就吃”,又是爸爸下酒的小菜。很多小红薯及细根条,就摆到灶台上慢慢烤干,我们把它叫作“干圪筋”。放学回来,就拿它当作零食,既有韧性,又有嚼头。食用油也要冬藏,主要是小麻油,村里在榨油后就按人头分上几斤,由各家存放起来。家家户户的厨房里,都有一个小油罐,拿小匙撩一点就能做一顿饭。偶尔割点肉,可以炼点“新油”,用来待客。

  秋收冬藏的日子,是我们这一代人抹不去的记忆。虽然越来越远,但回味起来还是那样的温暖。

编辑:
主管:阳泉市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主办:阳泉日报社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编号:14120190003
晋公网安备14030302000113 晋ICP备07004459
广播电视节目制作经营许可证编号:(晋)字第060号
地址:山西省阳泉市桃北中路87号 电话:0353-6658025 邮编:045000
举报电话:0353-2297677 投诉邮箱:1481219960@qq.com
阳泉新闻网版权所有 建议使用分辩率1024*768
阳泉新闻网新浪微博 阳泉新闻网人民微博